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洛丽塔》律师版:全面梳理鲍毓明性侵养女事件

时间:2020-04-16 10:50 作者:佚名

伴随巨大的争议,描述不伦之恋的《洛丽塔》风靡世界,各种改编、延伸、周边,热浪迄今不衰:

可是,你知道吗,《洛丽塔》是一本“非常道德”的小说,绝非赞美恋童,而是犯罪心理的自我剖析和严厉的批判:

无论怎样强调对洛丽塔的爱恋,亨伯特都必须承认一个铁一样的事实:洛丽塔并不幸福,哪怕再不幸的家庭也好过他和洛丽塔这种荒谬、罪恶的乱伦。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颁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明确指出:“对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为逃避法律、道德的审判,鲍毓明比普通律师精明多了,回忆初次见面,女孩“都快一米七了,就和她母亲说觉得这么大了不好相处”(财新·苑苏文《高管性侵养女疑云》)。

一米七、觉得不好相处,前者强调女孩在身体上已是成熟女性,减轻读者的不适感和自己的犯罪感,后者突出自己是“被迫”与女孩相处,暗示解决女孩家庭负担。

到了年龄就结婚,女孩“自己也说爱我愿意这样陪我一辈子”,碰巧了,我也是单身未婚大龄优质海龟金装大律师,于是顺水推舟,“开始保持联系”。

《高管性侵养女疑云》这篇报道本来不错,记者虽然无法理解(处理)这种复杂的“洛丽塔”题材,但出自鲍毓明之口本意是辩解的部分,恰恰证明了鲍毓明对女孩身心的伤害是多么惨痛:情绪不稳,自杀,抑郁。

记者将疑似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的关系称为“糖爹”和“恋爱”,这不仅是作者本人违背了起码的新闻从业人员道德和伦理,而且编辑部也高度疑似没有尽到编辑和审稿的职责。

跟感冒了要打喷嚏一样,女孩的反复无常和多重人格,是幼年被性侵的结果,是无数血泪、纠结和痛苦的反应。

只有一个严肃的问题:作为一个做过很多优质报道的严肃媒体,财新怎么会有这种欠缺最起码的同情心和新闻伦理的记者?

女孩种种反常表现,不过是一个孤苦、扭曲、幼小的灵魂的挣扎,当她知道这是性侵,为了活下去,只有“认为”、“假装”自己爱上了嫌疑人,将这种关系合理化;当她欺骗不了自己的时候,只有报警、自杀……

网友“贴着创可贴的太史毛球”幼时被乱伦、性侵的经历,有助于我们理解女孩的的“反常”表现:

请求所有人转发。看了财新那篇对鲍毓明案的“报道”,我想说出一个藏了20多年的秘密。我的微博没有亲戚关注,所以我就在这里说出来吧。

我7岁左右时曾经被我17岁的表哥多次性侵过,程度没达到插↑入式性↑交的地步(即强奸),但是除了这也啥都有过,包含口↑交、手指插↑入等。当时表哥因为种种原因常住在我家里,父母白天工作不在家,寒暑假经常只有我和表哥在一起。我当时对性完全没概念,他是用“做游戏”的名义骗我进行的,设计了一系列“游戏规则”和我“玩”。而且由于心虚,他每次都要一起躲到床底下去实施侵犯。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游戏,和他玩得很开心。

平时我们兄妹关系很好,他还经常给我零花钱,在全家眼中都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等我到了大约12岁,小学毕业前后,逐渐开始有了性的概念,我才开始明白过来,当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们知道我明白过来以后是怎么做的吗?12岁的我没有向任何人说出真相,相反,我去故意“亲近”表哥了。我一度对表哥产生了奇特的依恋,伴随一些异常行为,比如故意去和他身体接触、甚至当着大人的面钻他的被窝。

很快,我妈妈发现了我的行为异常,严厉喝止了我,纠正我的行为,教育我男女有别。随后我这种依恋和行为异常就都消失了。幸好我有妈妈。

回到财新笔下的“兰儿”也就是李星星,她真的有可能是“自愿”与鲍毓明“恋爱”的吗?只有烂心烂肺的人才会相信。我试着还原和剖析一下当时自己的心态吧。12岁的我心情非常矛盾,对表哥恐惧和依恋参半。我对表哥的亲情是真挚的,大人不在时都是他在陪伴我。但是我知道自己被侵犯了,隐约感觉到他体内有“恶魔”。我当时根本不敢,也做不到说出真相。外因如下:①我认为没人会相信我。我没有证据,而且性侵发生都几年了,突然说出来,谁会相信我?而且这几年来我不是和表哥一直关系很好吗?②我害怕伤害别人。表哥名誉会被毁。表哥的母亲、我的姨妈,对我来说情同半母,是我非常依恋的长辈,她在我父母无力照顾我时对我有过养育之恩。而我表哥是她中年所得的独子,她的心肝和全部希望。我觉得她是无辜的。③我没把握得到支持。甚至对自己爸妈也没有信心,我爸妈一贯把亲戚的颜面看得比我的感受重要,总会为了亲戚家孩子打压我。我更担心说出真相我在他们眼里成为“脏了”的女儿,失去他们的爱。我从小就很乖,也不想给他们“惹麻烦”。但是跟看似强大的外因比起来,内因才是关键。

内因是——12岁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了。和他“玩游戏”,我没有反抗过啊,我凭什么说他强迫了我?他没有弄伤过我的身体,我怎么能说他“伤害”了我呢?我当时和他玩得还挺开心,他骗我为他口↑交时,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玩法,他也假装输得很懊丧,我每次给他口完了,都开心得咯咯大笑。

12岁的我彻底迷惑了,不知道对错是什么了。所以,我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可行的保护自己的方法——我假装是自愿的,假装自己就很喜欢和他身体接触(尽管我当时对人类如何性↑交还毫无概念),假装我是“爱上”他了。这也是林奕含能够赖以活到成年的办法——自我麻痹,自我欺骗,制造幻境,假装没有人侵犯过自己,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什么坏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这样骗自己,会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另一个受害者曾经有这样的表述,我觉得很准确:“(由于没有正义降临)内心的秩序已经乱了,就像动物失去了小脑,无法再平衡地行走。我们的生活也被摧毁了小脑,它走不下去了。”这才是真相。这个秘密,我周围的人包括父母至今一无所知。我今天写出这一切,是为了“兰儿”,也为了所有未成年性侵受害者,请求所有人看到:

无论那个魔鬼说了什么,拿出了多少“证据”,请不要相信他。除非,那些性行为没发生过,才能算“反转”。而林奕含已经用生命告诉你们了,“不是自愿的!

“贴着创可贴的太史毛球”的这篇文字,瞬间点赞40多万,转发18万次,读者感谢她的勇敢。

鲍毓明所谓女孩“非常任性,闹得出格”的行为,均符合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的临床表现,足以成为呈堂证供。

这不是什么“旧社会的故事”,库布里克对《洛丽塔》的理解非常准确:和其母亲在一起,眼睛仍然盯着洛丽塔的相片,亨伯特是邪恶的:

几个小时,上千条私信,全是黑暗的秘密。生父、继父、养父、爷爷/姥爷、堂表哥、老师、邻居……也有一两条是男孩被阿姨侵犯。

几百个女孩都在强调“对!一模一样!我当时也假装爱上了他!”、“我也有亲近他的行为!”可是,我们不是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