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天津刑事辩护律师服务

时间:2020-04-22 08:51 作者:佚名

刑事辩护律师服务。天津港山律师事务所,樊文兵律师,李珏律师,毛赛男律师,魏天宇律师,李学仕律师,修晓芹律师,刘娟娟律师,李波律师,牛梦萍律师,王淑洁律师。《进出口商品检验法》第二十七条伪造、变造商检单证、印章标志、封识、质量认证标志,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比照刑法第yi百六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情节轻微的,由商检机构处以罚款《***保护法》第三十七条伪造、倒卖、转让特许猎捕证拧猎证、驯养繁殖许可证或者允许进出口证明书的,由***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证件,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伪造、倒卖特许猎捕证或者允许进出口证明书,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比照刑法第yi百六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对外贸易法》第三十九条伪造、变造进出口原产地证明、进出口许可证,依照刑法第yi百六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经典案例分析】刑事辩护律师就被告人涉嫌受贿罪辩护,二审改判敲诈勒索罪,刑期由十一年改为七年。案情简介: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某为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2012年12月,高某利用协助城市管理的职务便利,向从事个体经营的摊贩5人索取贿赂共计13万元,2014年4月,其再次以不让摆摊相威胁,收取某街道从事个体经营的摊贩贿赂15万元。总计索贿数额28万余元,数额巨大。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1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1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被告人高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8万元。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对上诉人高某定性错误。首先上诉人高某不具备受贿罪的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构成受贿罪:被告人高某并非国家工作人员;上诉人高某不具有受贿罪所要求的职务便利。其次,如果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高某之行为属于敲诈勒索行为,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客观方面以不让摆摊相威胁,索取数额较大财物。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的涉案金额达28万余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以被告人口供等相互吻合、印证的证据认定涉案金额。判决结果:zui后在充分考虑辩护律师辩护意见的基础上,某中院做出如下判决.撤销原判决。上诉人高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1979年刑法制定时,经济体制改革刚刚起步,此时还是实行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此时会计职务犯罪大部分都是会计人员或者隐匿会计资料以进行偷税或者贪污、挪用犯罪,会计违法行为仅仅是法律上规定的逃税罪、贪污罪、挪用资金罪等经济犯罪的行为构成要件,本身并不构成独立的犯罪行为。所以,此阶段没有对会计犯罪作出专门的法律规定。1997年修订刑法时,我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开始运作,一些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对外披露的财务报告舞弊行为时有发生,严重损害股东和其他人的利益。市场经济体制目标的确立,使企业的竞争环境日趋激烈,计划经济体制下不可能有的企业破产成为普遍现象,而对企业进行清算的过程中,妨碍清算的行为屡禁不止,此时期刑法加入了“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和“妨害清算罪”,“提供虚假正明文件罪”等。1999年刑法修正案增加了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将刑法第161条修改为:“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在刑法第yi百六十二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yi百六十二条之二:“公司、企业通过隐匿财产、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以其他方法转移、处分财产,实施虚假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这是因为一些上市公司不仅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的行为,还对法律法规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规定披露、不按时披露,以逃避相关部门的监管和相关利益者的监督,严重损害了广大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实践中,我国会计违法行为具有高发趋势。法律法规不健全,我国的刑法处罚不够严厉,使犯罪收益远远大于犯罪成本,容易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对会计犯罪不能有效预防和打击。依据我国刑法的规定,财务人员的犯罪行为是不是经济犯罪依据实际情况而定,可能是经济犯罪,也有可能是职务犯罪。

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1)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2)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3)经鉴定毒品含量极低,掺假之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或者有证据表明可能大量掺假但因故不能鉴定的。(4)因特情引诱毒品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5)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6)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确属初次犯罪即被查获,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7)共同犯罪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但各共同犯罪人作用相当,或者责任大小难以区分的。(8)家庭成员共同实施毒品犯罪,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他被告人罪行相对较轻的。(9)其他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有些毒品犯罪案件,往往由于毒品、毒资等证据已不存在,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只有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仅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

【贪污受贿罪经典案例分析】刑辩律师就被告人涉嫌贪污罪,成功无罪辩护!案情简介:起诉书认定,被告人孟某系某公司经理,2014年其伙同本单位会计和财务处主任,利用三人职务之便,以发放年终绩效奖励为由将公款用作发放的奖金,其中被告人孟某活获得五万元,孟某将其用于个人消费和投资理财产品。涉案款项共计八万元。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本案中,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孟某贪污公款事实成立,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以上刑罚。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本案中,孟某所在的公司并没有明文禁止发放绩效奖励,公司其他高层员工也都有领取涉案奖金,被告人孟某所在的公司是营利型市场化企业,公司有权发放奖金。本案指控被告人涉嫌贪污罪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公司发放绩效奖金并未超过必要限度且发放奖金的行为也不具有违法性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被告人孟某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目的,故提出其行为不应构成贪污罪的无罪辩护意见。判决结果:法院采纳了辩护人意见,认定被告人不构成贪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