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美国最著名的律师

时间:2020-03-14 16:48 作者:佚名

一位小学女教师拧了一个小学生的耳朵,因为这个小家伙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动来动去。她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拧他耳朵的,这个孩子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在回家的路上哭个不停。当时他只有五岁,但他觉得自己受了很不公平的对待,从那时起,他开始憎恨暴力和不公正,并发誓一生都要为此而抗争。这个小学生就是克拉伦斯丹诺——美国最著名的律师,毫无疑问,也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刑事律师。他的名字屡屡在全美各大报纸上以特大号字体出现。他是一位义士、革命者、离经叛道者、斗士,他是被压迫者的救星。

直到今天,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城的老人们还对他代理的第一桩案件津津乐道。这桩发生过激烈辩论的案件,却只是为了一副仅值五块钱的旧马鞍。或许有人会问“为五块钱的东西打官司,值得吗?"但是丹诺却认为这不光是钱的问题,它关系到了根本的社会原则。疾恶如仇的丹诺遇到丑恶不公的事情时,心中总会升起与之抗争的斗志。委托人只愿为此案出五块钱的诉讼费,于是丹诺就自己承担了其他的诉讼费。他为这一案件争辩了七年,前后经过了七个法庭的审理,最后,终于胜诉了。

丹诺从来没有对金钱和权势动过心,他说自己永远是个懒汉。他原本是乡村小学的一名教员。有一天,在他平静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丹诺到一位铁匠家里做客,听到他和别人辩论一个案件。他对这位铁匠的机智和口才大为吃惊。当时这位铁匠在工作之余自学法律,他与人辩论时的风采深深地吸引了丹诺。丹诺也想试一试,于是向那个铁匠借了一本法律书,开始自学起来。

每个星期一的上午,他都把那本法律书带到学校去,当他的学生在做数学题或看地理书时,他就抽空翻翻法律书。他承认,要不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促使他奋发向上的事,他可能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乡村教师。当时他和妻子决定从阿什塔比拉城的一位牙医手中买下一所小房子,按双方事先达成的协议,总房价为3500元。丹诺从银行取出他仅有的500元积著作为第一笔房款,双方商定剩下的3000元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就在这宗买卖眼看就要办妥的时候,那位牙医的太太却突然反悔,拒绝在合同上签字。不但如此,她还以侮辱的口气对丹诺说:“小伙子,我不相信你这辈子能赚到3500元。”

丹诺愤怒极了,他在这个城市再也果不下去了。他赌气去了芝加哥,准备在那里干一番事业。然而他在芝加哥的第一年只赚了300元——付房租都不够。他咬牙坚持了下来,到了第二年,他的努力获得了回报,这一年的收入是第一年的10倍——他挣了3000元。这是他在芝加哥任特别律师所得到的报酬。丹诺曾经说:“当好运气到来时,几乎每件事都顺着我的心意。”不久,他就当上了芝加哥西北铁路公司的大律师,从此走上了一条很容易赚钱的路子。后来,他遇到了一件大事——工人罢工运动。这是一次充满了仇恨、暴动和流血的运动!丹诺从内心深处同情罢工的工人。

当铁路公司的总经理尤金·德布斯来找丹诺商谈针对工人的诉讼时,他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一他不仅不替自己的公司护,反而站到了罢工者边——他成了罢工工人的辩护律师。那次著名的辩护就是丹诺所代理的许多意义重大的案件之一。事实上,可以说他经手的每一个案件都翻开了美国司法史上新的一页。比如,凶杀犯利奥波德和洛布在刺杀小弗兰克斯之后又自首这个案件。凶手的残忍让公众大为震惊。而丹诺竟然担任了这两个凶手的辩护律师。他的行为激起了公愤,很多人对他进行了谩骂和攻击,指责他是非不分,竟然为两个杀人犯辩护。

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丹诺说:“我要尽我所能消除仇恨与罪恶。凡是由我代为辩护的人,没有一个被判死刑的。假如有人被处死的话,我觉得就像杀我自己一样。我从来不忍心把任何一篇有关死刑的报道读完。遇到要处死犯人的日子,如果可能,我会远远地跑到郊外去。我强烈反对杀人。”

丹诺认为罪犯是社会造成的,而且每个人都有可能犯罪。丹诺对受审判的滋味有切身体会。他一度被指控向法官行贿,并且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他生常常感怀的人,是一个他曾为之辩护过的人。那个人在丹诺受到审判的时候对他说:“伙计,你曾经把我从绞刑架上救了下来,现在你遇到了危难,我也应该帮助你。我愿意把所有和你作对的见证人杀死,不收你一分钱。”

后来,丹诺的回忆录出版了,这本书讲述了他一生的故事。当时我在读到他阐述自己人生哲学这一章时,被感动得彻夜难眠。他在这一章里说:“我不知道自己一生究竟完成了多少事情。我这一生做了很多错事,不过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我能够从不幸的事情中找到乐趣。我尽力使自己的每一天都不虚度。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前进的方向和奋斗的目标。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老了,其实摆在我的面前的是整个世界和无穷无尽的时间。看上去我这一生的路程似乎到了尽头,其实我前面的路是没有止境的,我所走过的路与之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