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法律资讯 > 法律资讯

在法治社会里,面对访民寻衅滋事,镇政府岂能如此“配合”

时间:2020-04-01 20:44 作者:佚名

因对一起民事纠纷案件的审理及后期执行情况不满,河南农民李志洲长期上访,直至涉罪被抓。2018年春节前,他被郸城县法院一审认定犯寻衅滋事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法院认定,其以“不给钱就上访”等理由,“强拿硬要公共财物105100元”。其中10万元本是一笔“救助款”。(2月25日澎湃新闻)

“不给钱就上访”、“强拿硬要公共财物105100元”,是法院认定李志洲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主要依据。访民屡屡以“上访”要挟镇政府给钱,着实恶劣、无赖;但是,“强拿硬要公共财物”,逻辑上的问题恐怕不小。“不给钱就上访”,从基层政府承担的维稳、息访任务这个语境上说,确实具有要挟性;然而,镇政府面对访民要挟,是不是只能就范,别无选择呢?

非也。法治社会里,面对无理要挟,任何人都有通过正常途径解决问题的权利和可能,何况是政府。王明口镇政府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制止访民的无理纠缠,至少,镇政府的财物,任何人都无法“强拿硬要”,即便是来了强盗、暴徒,镇政府都应该喊警察,而不应该任人“强拿硬要”。换句话说,只要是镇政府不肯给钱,谁都不可能把政府的钱“强拿硬要”到手,否则就不是寻衅滋事,而是抢劫。

问题很清楚,老百姓可以到镇政府寻衅滋事,却不可能“强拿硬要公共财物”,而只有当镇政愿意拿钱摆平访民,以求得官员们的安宁,镇政府的公共财物才有可能被访民拿到手。如果一个镇的政府弱势到可以任人“强拿硬要”的地步,且不说有多少公共财物够人“强拿”的,单说这个地方的社会秩序、法治生态,岂不成了笑话?而如果政府和法律都拿“强拿硬要公共财物”的访民没有办法,如今的寻衅滋事罪和5年有期徒刑,又该如何解释呢?

访民到镇政府“强拿硬要”时,政府没有办法;而访民把钱拿到手后,就构成了寻衅滋事罪,这个寻衅滋事罪名的成立,有没有镇政府的“配合”?这个问题是最值得玩味的。访民以“不给钱就上访”要挟政府,拿到钱却不守信,仍多次上访,人品可能有问题。但王明口镇政府“配合”访民寻衅滋事的做法,其合理性、合法性值得讨论。十余万元钱既是公共资金,镇政府拿去“救助”一个长期上访的访民,依据的是哪条哪款?拿钱息访于法无据,“寻衅滋事”也反证着这笔“救助款”的不正当;如果官员就是为了维自己官位之“稳”,而配合对方“强拿硬要”,是不是滥用权力、渎职?

这些年来,基层政府拿钱摆平访民,随后就告访民敲诈勒索的“息访经验”甚为流行。“敲诈政府”越来越受质疑,便又来了“寻衅滋事”?但不管是“敲诈政府”还是“寻衅滋事”,没有官员的配合,罪名都不好坐实。而官员这种“配合”,无异于是给依法治国挖坑,上级政府、有关方面不该视而不见;司法机关亦不应无原则配合政府维稳。不管是维稳,还是息访、处理无理缠访等等,都应依法行事;设计设套,不该是官方应有之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