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法律资讯 > 法律资讯

拆迁户不服《被拆迁房屋基本情况公示表》内容禁止提起行政诉讼

时间:2020-06-15 17:15 作者:admin

县市州人民政府在将拟征地依法报上一级政府审批前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等在拟征地所在地的乡镇、村民小组予以告知3天以上或者以征地告知书的形式送达给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此时公告书或告知书属于县市州人民政府请求上一级政府审批征地的过程性阶段性的内部程序,尚未对外部主体产生权利义务上的实质影响,拆迁户以《被拆迁房屋基本情况公示表》不含亲属名字行政机关不认可亲属具有被拆迁补偿资格而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不应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第一条 下列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六)行政机关为作出行政行为而实施的准备、论证、研究、层报、咨询等过程性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1〕20号)》第十条:土地权利人对土地管理部门组织实施过程中确定的土地补偿有异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应当告知土地权利人先申请行政机关裁决。

法院查明:湘乡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用地是2017年6月15日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并核发(2017)政国土字第959号《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同意征收湘乡市龙洞镇泉湖村部分集体土地,湘乡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7月4日发布了湘乡土公字(2017)第23号《征收土地方案公告》。2017年7月19日,湘乡市国土资源局发布了湘乡征补(2017)25号《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实行住房货币安置补贴方式安置。杨礼光户房屋属龙洞镇泉湖村五组在300-500米范围外的拆迁户。原告杨某系拆迁户杨礼光之女,梅某系杨礼光外孙,原告杨某出嫁后,两原告的户口一直在杨礼光的户头上。2017年4月27日,被告湘乡市国土资源局张贴《被拆迁房屋基本情况公示表》300m-500m第一榜,在该公示表中,认定杨礼光农业人口6人,房屋建筑面积421.88㎡,备注栏中标注两原告不予认定为征拆户在册农业家庭人口即住房货币安置补贴人口,该公示表同时告知若对公示数据有异议的,应当在公示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提出书面异议至被告处征地拆迁事务所。拆迁户杨礼光于2017年5月2日提出了书面异议,并报告了有关部门。被告并未对原告之父提出的书面异议提出复查及答复。并于2017年5月8日公布了第二榜,对被拆房屋及住房货币安置补偿进行了公示,拆迁户杨礼光与被告于2017年6月10日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书》,房屋拆除后,杨礼光在被告处按协议领取了房屋补偿款,腾地奖、货币安置补贴(按6人计算)。两原告未获补偿,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被告于2017年4月27日和5月8日张贴的《被拆迁房屋基本情况公示表》是征地报批的必备材料及程序,被告在经此征地公告及征地调查后报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故湖南省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15日核发了湘乡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被告于2017年7月4日发布了征收土地公告。被告在拟征地的前期准备阶段所张贴的《被拆迁房屋基本情况公示表》标注不予认定两原告为征拆户在册农业家庭人口即住房货币安置补贴人口是国土部门组织实施过程中的准备阶段行为,因两榜公示表是国土部门在组织实施征拆过程中的公示行为,属于征拆过程中的阶段性行为,不具有终局性,对两上诉人的权益不产生直接影响,故属于不可诉的行为,原告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应先申请行政机关裁决。故,两上诉人认为两榜的公示行为及后续的签订协议及协议履行行为中均未包括对两上诉人的安置补偿,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上诉人不予认定两上诉人为被征拆户在册农业家庭人口即住房货币安置补贴人口的行政行为”,其实质上要求解决的是安置补偿的问题,可诉的成熟的行为是不予安置补偿行为,而非不认定安置补偿资格的行为,上诉人应针对不予安置补偿行为提起诉讼,而不是两上诉人所诉的撤销被上诉人不认定其安置资格的行为。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处理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