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中行原油宝最新回应:已委托律师正式向CME发函,争取尽快回应客户合理诉求

时间:2020-05-08 09:24 作者:佚名

中行称,近日,已委托律师正式向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发函,敦促其调查4月21日原油期货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原因。后续还将加大相关工作力度。

中行表示,近期,中行通过各种方式倾听客户心声,充分了解客户合理诉求。中行对客户在疫情全球蔓延、原油市场剧烈波动情况下发生的损失,感同身受。我们将以对客户认真负责的态度,持续与客户沟通协商,在法律框架下承担应有责任。同时,中行正在全面梳理审视产品设计、业务策略和风险管控等环节和流程,深入查找存在的问题、隐患。

中行表示,本着法治化、市场化和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原则,目前正积极研究并争取尽快拿出回应客户合理诉求的意见。与此同时,继续与客户保持诚挚沟通协商,始终与客户站在一起,尽最大努力保护客户的合法权益,切实承担社会责任。

一位资深期货从业者向中证君表示:“关于CME临时修改规则合不合适的问题,从理论上来说肯定是不合适的。”

不过,上述资深期货从业者指出:“CME有个类似免责条款的说明,交易所有修改合约中某些条款的权利。而且CME只是修改为价格可以到负数而已,修改力度其实并没有那么大。”

“还是银行本身内部风控存在问题。CME的规则修改给了两个星期的变动余地。”上述资深期货从业者表示。

永安期货王建斌则认为临时修改欠妥:“为什么要在4月8日,不到半个月前突然修改原油期权定价公式,在现存合约已经交易,且持仓量巨大的情况下,修改任何对交易价格产生实质影响的条文,都应该从未来还没有上市的合约开始,这是国际惯例。为何芝商所随意修改?”

上述资深期货从业者认为,无论CME临时修改规则是否合适,中行“原油宝”事件都给国内金融机构上了一堂非常昂贵的课:要把最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

他透露:“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接到最多的路演,就是给银行做解读市场规则的培训。事实上,熟悉市场交易规则这件事,应该是在产品推出前做的工作。现在很多事情都是后置的。”

某银行人士坦言:“银行的确对期货市场了解不多,个人觉得对外开放的过程中,还是需要审慎、与外部充分沟通,多加学习研究。”

我国的金融体系实际上是一个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体系,银行的资产占比非常大,而直接融资体系其次,这一点是和美国不一样的。金融市场的发展又是以直接融资为主,所以我国要对外开放金融市场,必须让银行系机构积极参与其中。“如果不让银行参与产品和业务创新,确实是可以避雷,但有点因噎废食。这并不是说不进行风险防范,而是应该做好规则的设定,逐步拓展。”某银行人士表示。

事实上,不少银行人士都有此担忧,即中行“原油宝”事件后是否会拖慢银行创新的步伐。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资深顾问江翔宇认为,对于银行而言,一是未来要加强场外衍生品风控能力;二是开发针对个人投资者的高风险金融产品,需要从原点来关注产品的合理性和公平性;三是开发金融衍生品业务,一定要在产品对象定位上区分专业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在金融消费者保护日益严格的背景下,向普通投资者销售高风险产品,如果不做好产品适当性工作,对于银行而言法律风险和声誉风险很大。

关于中行为何不提前平仓的问题,接近中行人士向中证君解释:“中行属于代客交易,无权提前平仓。客户可以提前平仓,若没有提前采取行动,那中行只能在最后约定时间交易。而这个时间,是很早就确定好的。”

多位业内人士向中证君表示:“如果中行是代客交易的话,实际上它是钻了一个监管漏洞。”

不过,一位期货投资者表示费解:“代客交易的话,那4个多小时的裸奔,还是很难理解。”

对此,某期货人士表示,“据我了解,中行不是直接进交易所交易,而是和其它外资机构做场外交易。中行是和国外某巨头金融机构做的对手方,这是一个专业投资者之间的博弈。中行和其之间是SWAP互换交易,严格来说不影响投资者这边。”

江翔宇认为,应在场外衍生品的销售上提高投资者适当性要求,2011年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2011年修订)》建议修改,不能允许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做场外衍生品的交易对手方;要对高风险金融产品在APP等线上渠道销售提高适当性义务履行要求,现在APP上销售大量高风险产品,金融机构无法实现对于投资者进行有效的适当性审查,也无法有效充分地披露产品风险;要看到金融机构开展衍生品交易的意义,支持依法依规开展衍生品业务,支持金融机构提高衍生品风控能力。同时对设计对非专业投资者的场外衍生品交易要严格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