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那一刻,让我清醒地认识到,我压根不适合做律师

时间:2020-06-07 23:11 作者:admin

近几年的国产影视剧,仿佛给出了一部分答案,比如《金牌律师》《离婚律师》等。银幕中律师,个个口若悬河、字字珠玑,西装革履、英姿飒爽,昂首挺胸、自信满满。看得人直想翻箱倒柜地找找自己的哪项权利被侵犯了,这样就可以请个律师和对方对簿公堂。

律师对于法学专业之人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有那么一刻,我清醒认识到我是不适合做律师的。

接着上面的对簿公堂,如果真能找到自己被侵犯的权利,请个律师替自己维护的话,就会发现:法官可能还是那个法官,但律师却和电视剧里的不太一样。

首先映入眼帘的西装革履不在了,飒爽英姿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更多时候是一个中年油腻大叔的形象。但人们是喜欢大叔的,大叔意味着经验丰富,但同时也可能意味着费用的增加。

其次交谈中那股“熟悉”的自信满满也不存在了,变成了风险和后果的“年终评比”。聊完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我这官司还打不打?对不起,这个答案只能当事人回答,律师所有的话都只是“建议”【窃笑】。至于昂首挺胸,不存在的,律师走起路永远是思考状,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弯了颈椎一样,是《民法典》吗(哈哈)?

最后真正到了法庭之上,你以为律师会是口若悬河、字字珠玑?拜托,审判长才是法庭之上绝对的控制者,想说话?必须要先经过审判长的同意才行,国内法庭上原被告双方间的唇枪舌战,是只有在影视剧中才能见到的场面。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上午,我在跑一个借款平台做的民间借贷案件,债务人已经逾期,借款时他用房子做了抵押。

该债权已经进入执行阶段,我当日的任务是同评估机构一起进入抵押房屋,对房产价值进行评估。

从法律的理性角度看,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欠债还钱”套路。无法偿还怎么办,拿抵押的房产拍卖、变卖之后的款项优先受偿。

从进屋的那一刻起,直到我们走出屋门,家里的奶奶除了必要地指给我们房屋的构造和位置后,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且头一直是低低的。而孩子,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陌生人(四五个人)走进来,显得有些惊慌,一直躲在奶奶的身后,但没有往自己的房间里跑。

桌子上还放着刚吃完的早饭没来得及收拾,电视里还在播放着什么我已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不大的房间堆满了杂物,阳光照进来,显得暖暖的。

我禁不住想,奶奶是明白我们过来干什么的,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孩子是不懂的,但如果他懂,当他知道几个月后,他就不能再走进这间房子,不能再坐在那沙发上看电视,不能再趴在那洒满阳光的客厅地毯上手推着心爱的小火车时,他又会做些什么?房子拍卖后,这堆满屋的不值钱的杂物将何去何从?当屋里的主人换过一批之后,照进来的阳光是否还像现在一样暖暖的?

但我毕竟不是诗人,我来这里不是感叹这一家老小未来生活的,也不是来欣赏这和煦日光的,我是来给房子估价并打个八折把它拍卖出去的。

对于奶奶和孩子来说,这是家;可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房子,这是抵押物,这是实现债权的保障。但我又怎么能不动声色地“狠”下这颗心?

临出门,孩子终于探出头来,冲我们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句“叔叔阿姨再见”——奶奶并没有要求他跟我们说拜拜——这更像一颗钉子在往我的内心里钉。

我是代表债权人的,我是有理的,我是依法的,但这依然无法让我的内心平静——这一刻,我就清醒地认识到,我做不了律师,我“狠”不下这颗心来。

也许在面对那一老一少的场景时,可以通过“可怜之人必须可恨之处”来安抚自己的内心,但如果无法抚平心里的感伤,每一个案件都会动到感情的话,我想还是不要太过于伤害自己的内心。

做多了就会习惯吗?或许是的,但在这习惯之前,需要经历多少痛处?如果你也是这样一个过于多愁善感的法律人,不如去做一些需要面对强硬对手的工作。但律师,于我来讲,还是不做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