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员工拒绝加班被判1.8万,法律如何规定,专家有不同意见

时间:2020-05-17 10:24 作者:佚名

近日有一件事儿引起了网友的广泛热议,公司员工王某、李某因拒绝加班被该司告上法庭,并最终判罚1.8万元,更糟心的是该公司对一审不服,上诉要求两名员工全额赔偿12万元。

新闻一经爆出,网友议论纷纷,很多人表示,职场风险被重新定义了。有人打趣“拒绝老板要求,会不会赔掉裤子啊”,各种吐槽,各种不理解,劳动法明确规定的保护条例,怎么成了获罪之道。

4月29日上午,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召开了劳动争议案件审理情况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了五个劳动争议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扬州某公司与王某、李某劳动争议案『案情简介』王某、李某系扬州某公司检验部主要检验人员。所有公司产品必须经二人检验并加盖检验章后方能出厂。2018年5月13日,扬州某公司大部分产品已完成检验。但王某、李某在明知当日下午如不完成全部产品的检验,公司将会面临高额赔偿的情况下,以劳动合同即将到期,要求公司与其二人续签为由,故意拒绝下午继续加班完成检验工作,最终导致交货迟延。该公司也因逾期交货向客户公司赔偿违约金12万元。后该公司向扬州市邗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以材料不齐备为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2019年,该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某、李某承担该12万元违约金损失。『裁判结果』本案原告因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主要属于企业的经营风险,但考虑到王某、李某作为按时履行交货义务必须的检验工作人员,在原告生产任务紧迫且可以通过安排调休等方式维护两被告合法权益的情况下,两被告依然拒绝加班,对用人单位可能面临的风险听之任之,其对因此产生的损失负有一定的过错,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结合王某、李某的收入水平、用人单位的管理疏漏以及造成损害的程度等因素,判决由两被告对原告的损失承担15%的赔偿责任,即18000元。

法院认为,在劳动者由于故意或重大过失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情况下,劳动者负赔偿责任。如果劳动者没有过失或者存在轻微过失,则无须赔偿。

小编查到了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7月15日作出的(2019)苏10民终1749号判决书,情节、涉案金额、一审法院均与本案完全一致,只是加班时间为2016年5月14日(周六),网传可能出现了时间抄录错误。

这份判决书中,该公司在一审胜诉,获得损失金额15%(即1.8万元)的赔偿后,再次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上诉请求改判被上诉人(两名临时拒绝加班的员工)连带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2万元,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公司上诉请求:1 依法撤销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2017)苏1003民初8759号民事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2万元。2 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为“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属于企业经营风险,应由原告承担相应责任”属于认定错误。根据一审庭审情况以及证人出庭作证时的陈述,上诉人的产品只剩部分没有检测完成,如果被上诉人能够配合上诉人完成本职工作,案涉产品必然能够按期出货,不会出现延期交货的情形,更不可能被客户公司扣取12万元的违约金。因此上诉人的损失12万元是由于被上诉人的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与上诉人的经营风险无关。二、被上诉人在明知交货期临近,不完成检验将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情况下,仍在未经任何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离岗,主观损害公司利益的意图十分明显且恶劣,过错程度重大,因此可以对其处以惩罚性违约责任,而不应减轻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赔偿责任。三、一审法院酌定被上诉人承担15%的赔偿责任明显过低,应予改判。被上诉人主观上过错明显且重大,应当承担与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其次,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工作多年,上诉人给其薪酬待遇远高于普通工人,其承担的责任也应高于普通工人的标准。最后,上诉人损失巨大,15%的赔偿责任完全不能弥补上诉人损失,也不足以给予同类违法行为以警示。

在这个情感支配的人情社会里,普通人很难接受这样的法律诉求。法律是铁血无情的,是维护社会规则的武器,但法律不外乎人情,何况本案的判决是不是合力的呢?

很多专家表示判决存在偏颇,《劳动合同法》第31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劳动定额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

当然,《劳动合同法》也规定了“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是可以有偿加班的,就本案来说,两名员工非常明确地拒绝了加班要求,有此引发了企业损失。

法官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企业遇到紧急生产任务,要求劳动者加班时必须服从。”但是有个前提条件,是在特殊情况下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以及保障人民生产生活正常秩序时,可以不适用劳动法限制。

很显然公司12万元的货款违约金损失,并不是“特殊情况”,这两个员工是受到《劳动法》保护的。法官对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的解读,存在一定错误。

小编认为企业的经营风险不能由员工承担,同时,在这个人情社会,本案中两名员工的做法是欠妥当的,无论是情感还是道德,都是过失方,也因此承担了经济损失。道德审判和经济审判都不算是好的结果,而企业的上诉,也让我们看到了资本的不耻和法律的铁血。

二审落下定音之锤,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案件结束了,故事才刚刚开始,对法律的适用,引用条款是否恰当,情感的倾斜在法律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这都是社会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