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婚姻法第24条新解释 解决婚姻中的糊涂账

时间:2020-07-16 00:46 作者:admin

饱受争议的《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终于在千呼万唤下有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新解释》)的全新解读,从此婚姻中的另一方,可以告别那种糊里糊涂的被负债。

曾经在《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解释如下: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在该条的解释中,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和难题,漏洞就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因为婚姻关系的存续,需要按照共同债务承担,也就是说,如果负债一方出现失踪、死亡等情况,不论是因为何种原因拖欠的个人债务,都需要另一方予以偿还,这样虽然保证了债权人的利益,但是却忽视了婚姻关系中的另一方的利益,因为即使是举债一方是将财物用于个人挥霍,也需要另一方买单,从而很可能导致需要偿还一方因为无缘无故的债务而对婚姻不信任,甚至有可能在不知情下变为被执行人,从而影响其正常生活。

而在后续的条款中,虽然《婚姻法解释二》也做出了例外的规定,比如可以证明债务双方明确约定的一方债务、串通的债务、虚构债务、赌博吸毒等违法债务等,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这样的操作确实难上加难,而这就是一边所说的难题。

串通的债务、债务双方约定的债务、虚构债务、违法债务等,其举证难度对于个人来说非常大,因为为了个人的利益,许多证据在借贷只是就会予以消灭,比如双方约定的债务,在举证中,债权人很可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隐藏这部分证据,从而使自己的债权的到保障。

于是,前阵子“妻子被负债”的案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从而也侧面反映人们对于《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所存在问题的质疑,于是在去年年底,全国人大将《婚姻法解释二》纳入“备案审查”大背景之下,从而推动本次最高法《新解释》的出台。

3. 明确了一方所借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明确规定为非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债主证明该债务被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或者该债务基于夫妻双方同意;

当然,在这里也需要明确《新解释》并没有废除《婚姻法》中夫妻“财产共有,债务共担”的原则,并且根据上位法和下位法的原则,司法解释也不能更改基本法。

《新解释》只是对过去模糊的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排除异己举证证明责任分配问题予以明确和细化,从而更大限度的保证婚姻的稳定以及夫妻之间的信任。

其实过去饱受争议的《婚姻法解释二》24条也并非不好,因为它可以有效杜绝“假离婚,真逃债”的情况出现,此时关注以下如下的国内两则数额较大的“妻子被负债”案件,似乎被负债者也不是很冤,比如在贾跃亭债务案件中,其妻子甘薇替夫还债;以及小马奔腾李明遗孀金燕所需承担的2亿上市对赌协议债务;

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很冤,毕竟在这些公司或者说利益中也有这些女人的身影,就像小马奔腾的对赌协议那样,如果对赌赢了,似乎所有的利益也将是夫妻共有财产吧。

而此时,《新解释》中对于债权人的举证责任分配,为其保留了讨回自己财产的一条路,要求其证明该债务被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或者该债务基于夫妻双方同意。

当然,这样的做法虽然解决了大问题,但是还有一些小的问题仍然需要不断完善司法政策来予以归正,从打击虚假诉讼、打击违法恶意债务,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等,让法律成为保障人们生活的坚实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