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讲堂 > 法律讲堂

《精英律师》:当靳东试图走下神坛

时间:2020-03-17 14:03 作者:佚名

罗槟有响亮的名头:王牌律师兼律所高级合伙人。衣着时髦,外表俊朗,他作为服务于名企等大客户之间的职业律师,有一副精明强干,甚至是咄咄逼人的外表。

因为太过体面和光鲜而被吐槽的角色,《精英律师》的罗槟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罗槟所代表的,是一群在刚硬的外表之下,有着柔软的内心,将毒舌当做武器,又用温情来掩饰自己的人。

“结婚必须是因为真爱,真爱就不应该谈钱。我们家谈钱了,就辱没了真爱,也辱没了你。你太骄傲了。”

这是《精英律师》里最大的一场冲突,也将此前埋下的伏笔一一揭露。这位被靳东自己评价为“稳准狠”的精英律师罗槟,被击中了人生中最关键的痛点。

约翰·多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罗槟一帆风顺,也一意孤行的职业生活中,感情早已成为他躲不过去的暗礁。

罗槟的恋爱经历,听起来如他的事业一般令人羡慕:大学里的学霸组合,一起读书、实习、进入律师事务所,共同晋升,直到一起携手迈入婚姻。

然而,正是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起来都珠联璧合的两个人,却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忽然分手。

如此充满突兀的爱情故事,却足以见到两个年轻又骄傲的灵魂,在情感的沙滩上忽然搁浅之时,会做出什么反应。

罗槟自此选择了独来独往:他不参加同学聚会,也不和同事建立亲密关系,以一种冷酷和封闭的姿态,建立一面铜墙铁壁,彻底将自己与外界隔离开来。

相爱的两个人,往往会呈现出逐渐相似的模样,也因为这相似,哪怕是在和对方分手之时,所呈现出的样子,都如出一辙。

直到蓝红在重重压力下,与罗槟摊牌,观众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蓝红和罗槟的分手,是蓝红突然要在房产证上加名字和罗槟家人的坚决反对引发的。

这是某种隐而不发的痛点,在当代的年轻人里,他们已经习惯于谈论“面包和爱情二选一”。

职场可以容忍,甚至可以褒奖冷漠无情。在法庭上,毫不留情地攻击对方律师露出的一丁点破绽,都是对这份工作的认真,是对辩护人的负责。

但有的感情之所以宝贵,或许就是因为,这是在千千万万份杂糅的感情里,却偶遇了那份至纯的爱。

这对一个刚刚步入现实,对生活寄予厚望的年轻人来说,意味着从感情的顶峰坠落到谷底。

但至少在表面上,他仍然看起来无懈可击。对于出现在他身边的女性,罗槟温情以待。面对默契搭档的好秘书栗娜,他也愿意不惜力气,予以回报——一种更亲密的关怀和信任。

从蓝红出现伊始,其实就注定罗槟不会再有其他情感纠葛;她是他的龙虾伴侣,一眼万年;即使离开,痕迹永远都在。

如果以剧情展现出的“精英”程度来比较,男主角罗槟,只是众多“精英”律师中的一个。

在故事的主场——权璟律师事务所里,各位王牌律师到事务所的创始人封印,还有龙柯律所的老大廖佳敏,每一个都是“精英律师”的代表。

着装考究、注重细节,是整个《精英律师》为观众所呈现出的华丽外表。在适度的夸张之下,律师这一行业,在感情、利益和法律之间游离不定的特殊性,也被端上台面:

商业与职场间的竞争,说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办公室里每一个小动作都暗流涌动,能牵动所有人的神经。

权璟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封印,因为舆论风波而被夺权。第二天,下属就格外自觉地,将他的照片从墙上取下来。

而作为“精英律师”,从一开始的案件中,主角罗槟的道德基准在普通人看来,这就是那些“无德”律师该有的样子,就算当事人是“恶棍”,也可以为他服务。

一场官司,不仅仅意味着利益的分配,是一场情理法的平衡与博弈,每个人都会在各自的天平上反复估量,得出各自的答案,因此无所谓精准。

利益和道德的悖论立刻被引入:十二岁的少女,被人故意伤害,当时的律师已经为她们争取到了最好的和解条件,获取了最大的利益。

选择和解就意味着理亏?这样的结果,让女孩无法接受,在这个案件里,让客户获得最大的利益,未必意味着胜利。

情理法,孰重孰轻?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判断,而在法律和利益面前,道德,甚至,也有可能沦为某种手段和工具。

为了将律所彻底收到自己手里,律所的创始人之一顾婕,抬出道德大旗,污蔑同为创始人的封印,性骚扰了一个连封印自己都不认识的女孩。

没有证据,没有记忆,甚至连当事人是谁都不知道。顶着舆论的压力,罗槟选择了一种不那么“体面”的方式,拿出了行车记录仪的储存卡,要求顾婕说出真相。

熟悉规则的博弈者,是会在博弈中获得最大利益,然而,一旦将“情理法”都视作武器,只伤害对手,而不伤害自己的情况,则成了不可能的事。

律师职业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追求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将所有人拖上了战场,所有的感情、生活细节和过去,都可能成为互相攻击的武器。

如果你还珍惜情感,就不要将情感带上一个战场,“打官司就是上战场,开庭就是开战”。

哪怕是被姐姐和姐夫都认为他是“叛徒”,两面不讨好,也要坚持维系这份摇摇欲坠的感情。

回顾剧集之初“恶棍”客户的案子,罗槟在替客户顺利完成公司裁员后,公司的总裁向罗槟提出,要裁掉一名身患癌症的高管。但罗槟却拒绝了。现在看来,这正是符合人物完整人设的表现。

善为者不言,他不愿意把所有做过的事情,都放在领导面前,去邀功表战绩。他也不愿意把为普通人偶尔做出的微小善意,放到聚光灯之下。

每一个成年人身上都有不轻的责任,所有的问题都要解决,当利益和法律的需求被放到第一位,他仍然会为所有人的温情,保留一寸可能。

他们有太多责任要背负,有太多需求要满足,事业和感情,情感与理性,现实中每一处尖锐锋利,都需要成年人付出自己的情感,来抹平那些矛盾和冲突。

而作为一个成年人,只能尽力去消解,久而久之,那层被社会打磨的盔甲,越来越光鲜,也越来越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