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讲堂 > 法律讲堂

「以案释法」3个月婴儿疑因训练趴睡身亡!母亲、机构到底谁的错?

时间:2020-05-02 11:41 作者:佚名

据网友爆料,一位新手妈妈在参加“让宝宝趴着睡”的在线课程后,4月16日让孩子作趴睡尝试,并在指导群内向老师寻求帮助。其间,发生意外,该女婴疑窒息死亡。

据悉,这位宝妈曾购买过一家叫“芝士小馄饨”的付费课程并加入该群。这家机构提出了一套宝宝睡眠理论,有训练婴儿独立睡觉的“指导”。

4月19日,“芝士小馄饨”团队发表声明,称网传信息不实,孩子直接死因并非趴睡,早先购买的育儿咨询服务已于3月31日停止,且与当事宝妈沟通过,孩子具体死因不便透露,己方“认真负责”。

4月22日,据媒体报道,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此事进行初步调查,将“芝士小馄饨育儿经”团队所属公司上海昶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监控,将进一步约谈该企业,并就其经营方式等情况进行核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五条【过失犯罪】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

第二百三十三条【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过失致人死亡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因过失致使他人死亡的行为。主观要件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疏忽大意的过失是指行为人主观上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过于自信的过失,是指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已经预见,但却轻信能够避免这种结果的发生。

律师认为,本案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这位母亲的行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的。

从本案母亲在微信群的聊天可以看出,其能够遇见危害结果可能发生,但却无动于衷,最后导致婴儿死亡,其行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符合过失犯罪的规定。

而在司法实践中,如果认定是意外事件,家长一般无需承担刑事责任。但是,父母因为没有尽到监护责任而导致事故的发生,需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或民事责任。虽然家长存在过失,但他们也是受害人。由于民事赔偿的权利义务主体是家长自己,故而司法实践中,一般也不会产生相应的民事责任承担问题,考虑到这种情况的特殊性,实际上真正被追责的情况极少。即使追责,也大多体现为提醒、训诫和教育批评,极少追究涉案监护人的刑事责任,而真正判过失致人死亡的案例更是极为罕见。

孩子的死因是不是因为趴睡,需要通过医学和鉴定方能得出结论。问题的另一方面,“芝士小馄饨”教的这套“育儿经”,算不算违规经营?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律师认为,在本案中,机构的“老师”在婴儿出事前母亲询问时并没有对母亲有指导,也未在群里有过发言。从此角度来看,机构无需负相应责任。

但具体情况包括机构是否有贩卖育儿课程的资质、机构此前是否对母亲有过错误指示等需要核实,若机构没有相应资质但公开售卖课程或此前对母亲有过误导,则可能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在整个事发过程中,有群友在群内积极参与讨论。针对宝妈的提问,有人答“不是大哭就没事”“问题不大”“宝宝解锁了趴睡技能”。

22日下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青浦分院儿科主任医师徐灵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趴睡这一姿势对于特别小的婴儿来说,不提倡。

徐灵敏介绍,趴睡是引起小朋友窒息的重要因素之一。趴睡比较容易导致婴儿胃食管返流,特别是在婴儿吃饱喝足后,当胃内容物返流到咽喉部时,吸入气道造成窒息的风险会增加。

另一方面,趴睡时,婴儿的口腔和鼻子也比较容易被衣物被褥堵住,“婴儿睡眠时,周边床上环境需确保安全、干净、卫生,不要放置与睡眠无关的玩具等物品,万一婴儿在入睡期间,床上的东西堵住了婴儿的口鼻,或被婴儿抓住放入嘴里,都会有窒息的风险。”

徐灵敏称,有些宝宝自己在睡眠过程中变成趴睡姿势,家长需及时调整。“根据流行病学相关调查,对于婴儿来说,最安全的睡眠姿势是仰卧位,不提倡枕枕头,提倡去枕平卧。”徐灵敏说。

复旦大学儿科学博士、卓正医疗上海诊所儿科医生严虎介绍,临床中婴儿出现猝死,一半以上猝死前处于俯卧位,国外学者对俯卧睡眠与婴儿猝死综合症(简称SIDS)的关系进行大样本调查研究表明,两者间存在显著相关性。

华生提出“哭了不抱,不哭才抱”的哭声免疫法,认为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使宝宝减少哭闹、更加听话。

但在此基础上的昂贵代价是,美国那批在哭声免疫下长大的孩子,成年后或多或少出现了睡眠障碍,严重的甚至患上自闭症和精神分裂。

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与育儿和婴幼儿养生有关的服务,涉及按摩推拿、水疗、睡眠引导、早期智力开发等多个方面。其中,通过网络、微信等渠道提供在线服务的也不在少数,很多服务项目毫无科学性可言,以至于婴儿致死致残事件时有发生。

这起事件首先应作为个案处置。当务之急,应将所有类似奇葩育儿项目当成一个整体来治理,让孩子远离“推拿致死”、“睡眠致死”等隐患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