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32-58564379
传真:0532-5856425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文岭路5号白金广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讲堂 > 法律讲堂

诺曼人对英格兰的入侵为何催生了现代刑法审判制度的诞生

时间:2020-05-31 01:54 作者:admin

梅特兰(Maitland)和波洛克(Pollock)在其关于英国法律史的经典著作中指出,日耳曼入侵者“不擅文字”,且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时代也不甚清晰。

约公元6世纪的根特王埃塞尔伯特(Ethelbertof Kent)颁布的律法——当时的人们称为法令——是第一部日耳曼成文法,其中大部分涉及暴力犯罪和牛马盗窃罪。

除了规定身价金,这部盎格鲁一撒克逊时代的英国法典也采用了一些监禁方式来处罚偷盗、行巫术之类的罪行,但最常见的刑罚仍体现了欧洲大陆特色,比如断肢、死刑或放逐。

从缓慢勒死到利用位于脖子底下的绞索结折断脖子,这个较人道的方法改进花费了刽子手几个世纪的时间。

影响了日后正式审判程序的大量实践,均来自欧洲诸日耳曼王国,例如神裁和辩护人,也就是誓言帮手(愿意为你的人品发誓担保的人)。

自从日耳曼部族将这些基于上帝审判的做法从欧洲大陆带到英国,直到1066年诺曼人入侵之前,当地人一直依靠这套简单易行的方法进行裁决。

有时候也会用“浸锅法”,要求被告将手伸进盛着沸水的大锅,并从锅里取出一块石头或约1磅(约0.45公斤)重的东西。

在另一些情况下,被告会被投入水中,沉下去就是无辜、浮上来是有罪。杀人、伪造、行巫术、信奉异端邪说等罪行,往往会用这种方式审判。

那些拒绝进行宣誓采证、神裁或拒绝连续四天出庭的人会被剥夺法律权益,也就是说他们将不再受到法律保护,可以被追杀。

在13世纪以前,驱逐被剥夺法律权益的人,焚烧其住所,毁坏其田地,对其追杀到底,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有些罪行,比如叛国或暗杀,是罪无可恕的,除非被告能提供足够多的誓言帮手或通过更严苛的神裁考验,比如从沸水中取出3磅(约1.36公斤)重物(而非通常的1磅)。

此外,常规神裁中要求沸水没过手腕,更严苛的神裁要求沸水没过手肘。未能通过神裁意味着将被处决。

在诺曼人征服英格兰之前,盎格鲁—撒克逊的主要刑罚,包括绞刑、火刑、溺毙、石刑、深坑处决、割耳、削鼻、割上唇、剁手、剁足、宫刑、笞打和卖作奴隶。

或许,正如梅特兰和波洛克指出的:“对于一个没有监狱和收容设施的国家而言,最简单的惩罚方式就是处死。”

根据6世纪的《埃塞尔伯特律法》(Laws of Ethelbert),逃犯在特定条件下可以向教堂寻求庇护,这些条件包括向神职人员忏悔罪行、交出所有武器、向教堂支付费用、坦白犯罪细节。罪犯可以得到40 天的庇护,之后要面见 coroner(英王派出的官员,负责调查凶案)并发誓从此流亡。

不同于被剥夺法律权益者自愿流亡者,可以穿着白袍,带着木十字架,以免受各种侵害。但流亡者一路上不得在任何地方停留超过两晚。

到了16世纪,亨利八世要求给流亡者打上易于辨认的熔印,以防这些人在没有得到宽恕的情况下返回英格兰。

公元9世纪,斯堪的纳维亚移民循着残暴的丹麦维京海盗的航迹,在从泰晤士河一直延伸到利物浦的一片被称为丹麦法区的地方安了家,也将“法律”这个词引入了英语词典。

他们带来了具有浓厚的斯堪的纳维亚宗教色彩的风俗,比如将罪犯勒在长木棍上并反复扎刺直至其死亡。

在随后的一个世纪里,斯堪的纳维亚移民与附近的盎格鲁—撒克逊人逐渐混杂,其各自的律法和制度也相互融合,形成了英国文化。

英国历史以及普通法传统形成中的一个关键事件,是居住在法国北部的诺曼人对盎格鲁一撒克逊时代英格兰的入侵。

1066年,威廉一世、诺曼底公爵的军队在黑斯廷斯战役中大获全胜,完成了对英格兰的征服。

为了赢得新臣民的支持,威廉一世顺势而行,沿用了大部分盎格鲁一撒克逊司法制度,同时又从欧洲大陆引入了诺曼习惯法。

在此后的40年间,绞刑一度销声匿迹。不过,这项措施未能防止大量罪犯在被挖眼或阉割后死亡。

诺曼人带来了很多新元素,其中包括设立治安官、coroner、法警、太平绅士和执行官职位。这些革新后来成了刑事审判体系中家喻户晓的部分,并影响着英国普通法传统。

最早记载于拉丁文和法文史料的宵禁,在当时已存在了数个世纪,成为上等阶层限制下等民众活动的主要手段。

但事实上,这一手段更有可能是为了防止盎格鲁—撒克逊反叛者利用寒冷的夜间时光秘密集会。

诺曼人还在盎格鲁一撒克逊人裁定有罪或无辜的各种方式之外,增加了一种新的神裁方式——决斗审判。

早在诺曼人攻占英格兰之前5个世纪,决斗——源于拉丁词语 duellum(两个人之间的战争)——在日耳曼勃艮第人中就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

用一名先王的话说,“每个人都应时刻准备用剑来护卫他所坚持的真相,并服从上帝的裁决”。

决斗规定允许神职人员、女性和残疾人雇用代理人或帮手出战,只要他们发誓不使用魔法或毒药。

如果一名女性在审判中要对战一名男性,该男性必须站在齐腰深的坑里,该女性在坑外用拴着石头的皮带进行攻击,男性则用棍棒还击。

诺曼人攻占英格兰100年后,英格兰的犯罪问题越发严重。于是,亨利二世于116年颁布《克拉伦登敕令》,建立了大陪审团制度。

陪审员要提交本地所有已知的罪犯名单,对他们进行拷问。一旦被判定有罪,罪犯将受到严酷惩处,以儆效尤。

10年之后,也就是176年,《北安普敦敕令》规定了更为严厉的刑罚,包括(在拷问定罪之后)砍断右手和右脚。

到了亨利二世时期,《克拉伦登敕令》要求治安官在各郡修建监狱,关押所有等待皇家巡回法官审判的重犯。

这些法官定期巡视英格兰各地,通过使用标准程序处理案件,旨在最终让“普通法”通行于全国。

与大多数前现代法律传统一样,习俗曾在英国各地的地方法庭裁决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因地理因素和涉案人的社会地位千差万别,它们常常给法官带来困扰。

渐渐地,这些法律,或称普通法,与丹麦、日耳曼法律主导的那些地区的法规形成了明显差异。